1. <video id="e6i5k"></video>

      1. 彭水首頁>文藝頻道>彭水文學>
        §當前位置: 彭水首頁>文藝頻道>彭水文學

        院中的野菊花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0-2509:14:41
        許是因為曾上山取土的緣故,去年初春,突然發現院子的花盆里,多了一株野菊花!

        許是因為曾上山取土的緣故,去年初春,突然發現院子的花盆里,多了一株野菊花!

        寬大的花盆里,并沒有其他花兒存在,可這株野菊花偏要歪歪扭扭地生長在邊沿,生澀又靦腆。起初,我以為它是野草,本要拔掉。但又覺得花盆空著也是空的,就任由它長。每次為其他花兒澆水時,也懶得去給它施舍那么一點兒。

        但后來,它越長越大,竟有了筷子般粗細。高高的植株又分出數個枝丫,墨綠的葉子,蓬蓬勃勃的,完全沒有初現時的那種收斂了,甚至有種野性的味道。這是什么植物呢?像菊花又不是菊花呦,一直到了秋天,它們有了花骨朵,我才斷定,原來它是一株野菊花。

        院中有一株紫色的菊花,秋日里含苞待放,一副可人的模樣。野菊花和它相比,花骨朵更小,星星點點的,像黃豆一般。

        但從此,在我眼里它是花兒了,不再是野草。它是另類的存在,因為它身上帶著桀驁不馴的野性。

        它的個頭明顯比家養的菊花高一些,盡管它身材較瘦;它的枝丫明顯比別的菊花伸得更長,盡管它的枝丫并不粗壯。它的花朵明顯小巧,像是一匹錦緞被時光的刀反復剪裁過的碎圓片。更重要的是,它挺立著的樣子,高舉著花朵的樣子,讓人覺得它體內藏有一頭難以馴服的野獸。

        它的野,還在于刮風的時候和下雨的時候。風吹雨淋,它還是原來的它,不曾被吹歪身子,也不曾被雨水浸濕后,不堪負重而耷拉下腦袋,一副委屈、苦難的樣子。它的金黃火焰,也不曾有半點萎靡不振,反而是越來越亮,越來越犀利了。特別是陽光下,它更顯得與眾不同,它們小小的花朵就像小小的鏡子,折射著太陽的光芒。這種光芒里,又摻雜了自身的光亮,四散開來,逼得你的眼睛就柔弱起來。那種情形,高傲自豪,熱烈又奔放,沒有小家碧玉的嬌柔,也不似大家閨秀般中規中矩,總之,它從外到內,都有一種美:野性美。

        我常常望著野菊花出神,一遍遍地思考,它是怎么來的。甚至讓我懷疑它是有腳步或者有翅膀的,在夜色或者黎明,或者午后或者黃昏,來到了我的院子里,并借著一捧泥土,恣意狂蕩地過著自己的人生。

        這便讓我對它格外關注,甚至是珍愛于它。也許是因為我本是山村孩子的緣故,又因為我也曾風來雨去,為生活勞碌奔波,所以對它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。

        今年春天,它又一次從花盆里繁茂著自己的意愿,而且大大方方地占據著花盆的空間,仿佛它已經認定,這個花盆是它的,這個舞臺是它的一樣。到了秋初,一段時間外出回來,竟發現院子的水泥磚塊縫隙里,不知什么時候多了好幾株野菊花,此一株彼一株,讓人驚聲尖叫。沒有人管它們,可它們生長得依然很好,即便是我無意間踩踏了它們,或者磕磕絆絆了它們,它們也是倔強堅韌的樣子,絲毫不受影響。特別是磚的縫隙里,根本就沒有粒泥土,它們卻能生根發芽,也根本沒有誰為它們澆水,那么干旱的日子,竟也挺了過來,而且生長得讓人喜不自勝。它們身邊,紫色的菊花儀態萬千,妖嬈無限,但它們并不自慚于形和自卑,依舊氣定神閑地開著……

        這幾株野菊花又是從哪里來的呢?莫非是去年花盆里的一株種子飄落下來的?也許是,也許不是,但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們在越來越濃的秋色里,開花了。每一株都和花盆里的那株一樣,實實在在地做著一株“野”菊花的夢。

        野菊花有什么夢呢?它們原本屬于山野,而現在竟然出現在庭院的風景里,既然有了涉世之心,那我就以“慈悲心腸”來善待一株植物的心念吧。

        如果我的院子是它們的家,那就讓它們體味到家的歡愉。每有閑暇時間,我一次次地來到它們身旁,這棵看看那棵瞅瞅,彎下腰,俯下身子,或者蹲下來,就這樣,我的身影更低更低了,甚至低到泥土里去,而成為一株野菊花了……

        ◆李易農


        分享
        相關新聞>>

        祖國之秋

        手機閱讀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頁

        国产最新进精品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