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e6i5k"></video>

      1. 彭水首頁>文藝頻道>彭水文學>
        §當前位置: 彭水首頁>文藝頻道>彭水文學

        難忘嬌阿依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0-0910:15:56彭水彭薇彭水彭薇

        重慶彭水網◆馬 衛 第一次聽說“嬌阿依”這個詞,是看中央電視臺青歌賽,我們重慶彭水縣的原生態歌《嬌阿依》榮獲優秀獎。

        《嬌阿依》原是苗族同胞的一種盤歌形式,“嬌阿依”是當地苗族對于美麗、善良、聰慧姑娘的稱呼。其中“嬌”是對歌時對對方的昵稱。阿依,即女子,阿郎,即男子。當然,這僅僅是一種說法,有人說因為有條烏江的支流阿依河,“阿依”來源于它。有人說,阿依,是襯詞,無實際意義。而嬌,則是漂亮、英俊、美麗。

        不管怎樣,尋找嬌阿依,原版的,成了我心中的一個夢。

        一次偶然的機會,我隨三峽作家采風團來到彭水,最幸運的是,三位美麗的女孩作陪,她們,正是青歌賽的選手。

        迫不及待,在行駛的車上,就請她們清唱起來。那野性的,充滿生活況味的歌,叩動了我的心扉。

        山歌不唱呃就不開懷喲

        嬌阿依

        磨兒不推不轉來喲

        嬌阿依

        酒不勸郎呃郎不醉喲

        嬌阿依

        花不逢春不亂開喲

        天上有雨喲就不落哦

        嬌阿依

        她們開口唱歌的時候,就完美詮釋了什么是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”。這首《嬌阿依》,最早叫《是好是歹說一句》,后來經過文化館音樂干部的改造,更加豐富生動。

        山歌,一代代口口相傳。

        彭水苗族先民善歌,在唐代時已有記載。

        唐代詩人許棠在《寄黔南李校書》詩中有“俗土尚巴歌”句。北宋時,謫居彭水的大詩人大書法家黃庭堅,不僅在反映黔州士女生活的《木蘭花令》中有“竹枝歌罷移船就”句,其它作品中有“遞歌彭水”、“道盡黔南,醉舞茵歌袂”,“笛在層樓,聲徹摩圍頂上頭”……等句,還在書信中說,黔州有“善音者”能將他的詞即席“試歌”,還說黔州的“樂籍,皆勝渝滬,微有成都之風”,反映了宋代彭水音樂之普及,樂器之多樣。音樂,成了人們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在彭水的鄉村,上世紀80年代前還流行著一年一度的盤歌大會,什么對歌、號子歌、哭嫁歌、溜溜歌等,大家忘我展示,盡情地享受著民歌帶給他們的無盡快樂。

        彭水縣最產民歌的是苗族鞍子鎮,苗族人民傳承了民間演唱藝術。

        我們的車正是向這個地方駛去。果然,在那兒,我們遇上了歌師,請到了最淳樸的鄉民,他們張口就唱,一請就動。比電視上看到的,還真實。淳樸的苗民們,無論老幼,都熱情,好客,健談,善歌。即使缺了牙巴的鄉下老嫗,一樣能癟著嘴唱山歌,聲音蒼涼,奔放。

        我們看到了最原生態的《嬌阿依》,全是農民組合成的歌手的演唱——

        山歌不唱呃就不開懷喲

        涼風繞繞喲天要晴羅

        嬌阿依

        莊稼指望雨來淋羅

        莊稼指望呃雨來長哦

        嬌阿依

        情妹指望郎有情喲

        兩座翠綠的青山上,各有一群“嬌阿依”,和一群帥氣的小伙子在勞動。突然,他們都看到了對面的山頭上,有一群人也在辛苦地勞作。于是他們唱起山歌,和對方聊了起來。聊著聊著,就產生了感情。這邊和那邊各自有一位領頭的大姐和大哥,一起以歌傳情。

        這兒是歌的世界。

        這兒是音樂的海洋。

        盡管烏江邊上行車,提心吊膽。盡管那天我扭傷了腳脖子,一拐一拐的。但我的心,被嬌阿依們的歌聲,帶到了無憂的世界。

        在日益物質化的今天,純真和快樂,成了稀缺。

        這片土地,生長了茁壯的快樂。讓城市的客人們,也羨慕不已。甚至,有些忌妒?,F在很多人,抑郁了,失望了,頹廢了,這些城市病,在苗區,一點也見不到。他們正在努力創造,從精神到物質。

        我依依不舍地離開,回望蒼茫的山,腦中,閃現的是美麗的嬌阿依——

        姐妹有話又不說喲

        是好是歹喲

        就說一句喲

        嬌阿依

        等我回去心底落喲

        沒有妹對我說,我的心底也落,因為我找到了一個地方可以讓我快樂,找到一片凈土可以讓我的靈魂小棲。


        分享
        相關新聞>>

        祖國贊歌

        手機閱讀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頁

        国产最新进精品视频